1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故事 >

法律援助志愿者一干4年

  放着北京安逸舒适的日子不过,她非要跑到西部边远山区的贫困县去搞法律援助。家人朋友认为她疯了,她自己则坚信,这是人生的一场磨砺,通过服务群众守护正义,自己获得了新的成长

  “马兰疯了!放着北京安逸舒适的日子不过,非要跑到西部边远山区的贫困县去搞法律援助,那不是自找苦吃吗?”2010年4月,马兰报名参加了司法部、团中央发起的“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听说她要到西部做志愿者,不仅丈夫不理解,亲戚朋友们也纷纷劝她三思而行。

  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律师,马兰知道做志愿者不仅仅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投入以及面临经济收入方面的损失,志愿者的路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困难等着她。

  2010年7月,马兰被派往甘肃省山丹县,当地将她安排在县检察院一座废弃的办公楼里,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只水桶,条件艰苦且不说,到了晚上,空荡荡的楼里只有她一个人,马兰靠大声哼歌壮胆。

  山丹县经济欠发达,群众法律意识、法治观念相对淡薄,全县仅有1名执业律师。马兰成了当地法律援助律师第一人。不久,马兰就代理了一起刑事案件:6名未成年人将不满14岁的初一学生殴打致死。在办案中,马兰发现,山丹农村的许多群众都外出打工,家里只剩老人和孩子,而孩子缺少父母的有效监管,更缺少法制教育,这是导致留守儿童犯罪的重要原因。

  为了不让年幼的孩子再走上犯罪道路,马兰决定到学校去讲法制课,对孩子进行普法教育。全县城乡的20多所中小学,不管多远、多难走,马兰都一一走到并认真地为孩子们讲课,用一个个鲜活的案例教育孩子们知法懂法守法。

  甘肃一年的法律援助经历,让马兰看到西部法律援助人才的匮乏和短缺。2011年7月,马兰又来到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城关区法律援助中心当志愿者。为了适应高原生活,她努力将体重减轻了30斤。

  没有案件可办,成为摆在马兰面前的一道难题。马兰了解到,当地干部群众对法律援助工作几乎不了解。于是她主动要求培训司法助理员和乡镇干部,开法律援助讲座,到学校、机关进行普法讲座。很快,城关区干部群众对法律援助的知晓率不断提升,案件逐渐多起来。

  遇到不会讲汉语的藏民,马兰就请当地的律师做翻译。有一天,一群来自日喀则的牧民找到马兰,请她帮助讨薪。马兰详细了解情况后,找到欠款的老板,多次沟通、协商,最终帮助牧民们要回了工资。

  “北京来了个专为困难群众打官司的好律师!”消息在城关区的群众中口耳相传。马兰的名气越来越大了,找她办案的人越来越多,最忙的时候一天要接待50多位群众,有时忙得一天连水也喝不上。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忙碌的一年结束时,马兰共受理法律援助案件179件,办结125件,撰写法律援助信息113期。

  听说马兰律师要走,当地司法局领导多次请求马兰再续任一年。身体感到不太适应的马兰犹豫了,可一想到自己离开后,好不容易开展起来的法律援助工作没有人接替,她最终选择了留下。

  两年的西藏工作结束后,2013年7月,马兰又申请到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继续工作。西盟县多数受援人受教育程度较低,性格偏激、爱钻牛角尖,遇事想不开。马兰除了帮受援人分析案情、四处取证、出庭辩护、书写代理意见等常规法律工作外,还要承担起受援人的思想教育工作。

  “面对这种情况,没有更好的办法,唯有迎难而上。”马兰说,要做好一名志愿律师,就要有不畏困难,不怕挫折的勇气,要有努力拼搏、认真严谨,执着向前的奋斗精神。

  四年的法律援助工作,马兰经历过西北的风沙肆虐、高原的干旱缺氧、云南大山里提防毒蛇的心惊胆战,经历过一人走过的漆黑夜晚,也经历过抬头看天孤独地跟自己对话……当所有困难被一一战胜,马兰觉得自己的人生不仅是经历了一场磨砺,更获得了新的成长。

  云南一年的工作即将结束,马兰已申请再延期一年,继续为西盟县群众服务。她在日记里这样写:“也许我只是一只50瓦的灯泡,照亮不了太大的地方,但我也要努力让法律正义的光亮传递到更远、更需要的地方。"

作者:wanghuiliang

律师新闻

“草原律师”陈贤
聆听职业故事 “律
服务环境保障碧水
用法律服务帮助农
刑辩律师张青松的